让人浮想联翩
2021-04-05 14:2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读完治文的诗,我惊喜地发现,治文的乡土诗和我这些年读到的其他的乡土诗不一样,一是治文没有把乡村写成乌托邦式的理想家园,当然比较严酷的自然条件也不允许他那样写,他懂得生活,不矫情,不做作,因此他是一个真诚的写作者;二是治文也没有一味地展示乡村的落后一面,他写的都是这片土地上生命的庄严与尊贵,苦也苦得有尊严,苦也苦得有精神,因此他是一个有亮色的写作者;三是他的诗不耍小聪明,不玩小技法,而是用掏心窝子的方式表达,真诚地面对土地,真诚地面对读者,因此他是一个老实的写作者;四是他的诗不是我曾见过的那种民歌式的诗,也不是一些知识分子用西方诗歌语言加入乡土符号的那种“洋为中用”的诗,更不是那种只靠聪明的“思维”写诗的人,他的作品是他自己的感受和体验,很少看到模仿的痕迹,这一点很难能可贵,因此,他也是一个有个性的诗人。总之,黄治文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扎扎实实的农民诗人。

好些年了,吃过不少北山的面,这才见到北山的一个人,是一个既种庄稼,又写诗的人,既“下里巴人”,又“阳春白雪”的人,用现在的叫法叫“农民诗人”,一见面我就从他身上嗅到了粮食的气息,亲切得像自家兄弟。那是我的诗集《我把你的名字写在诗里》出版后的一天,准确的日子不记得了,一个榆中县的农民专程搭班车到兰州来找我,说是为了买一本我的书。我问他为什么不网购,他说他们那里网购要跑几十公里路到县城去办,很不方便,因此干脆就到兰州来找我了。他告诉我,他叫黄治文,是北山的农民,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。他从微信和网站上看到过这本书的一些作品后,就很想得到一本书,仔细看看。我就送他一本书。那天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农民的真诚和喜悦。他后来在他们那里办的一本内部文学杂志上发了一篇文章,他在文章中说:“也许和诗人一样有着对这片土地固执的爱恋和无奈的隐忍;和诗人一样有着一双吃尽人间万苦,历经世事沧桑的父母。由此种种,我才将《我把你的名字写在诗里》这本血泪交融的诗集,摆放在曾经摆放老祖宗牌位的地方,沐手静心,顶礼膜拜。”读到这样的文字,我的心里一阵阵发疼。当然,我也就记住了这个农民诗人。

一首首读过治文的诗,感觉干旱的北山上不仅生长着那么好的小麦,也长出了带着泥土气息的诗歌,农村的日常生活,农民的喜怒哀乐,乡下的一草一木,都成了他抒写的对象,而且都那么生动、准确、耐人寻味,让人浮想联翩,比如他在《黄土在上》中所说:“我荡气回肠的北山啊,一口奶水一口窖水滋养我心灵的北山——/我撕心裂肺的黄土啊,一颗洋芋一撮炒面喂饱我肚皮的黄土——”还比如他在《捧一片绿色祭奠北山》中写道:“栽活一棵树是北山人的宗教;种成一片林是北山人的宗教;绿化一座山是北山人的宗教;再造一个林木葱茏鸟语花香的生态北山,是北山人不折不扣的宗教。”这样的句子只有生活在北山的黄治文能够写出来,只有一个天天与土地打交道,与土地相依为命,却又心怀理想,渴望改变苦焦生活的人才会有这样的“宗教”般的情感。

从他后来发给我的一些自我介绍的文字中看到,他已经是当地一个创作成绩不小的农民作家了,但他谦虚地说:“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过了几十年,确实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东西可圈可点,只是觉得人活着不管生活有多苦,都应该有一种精神追求,这才是最快乐、最惬意的人生,把生活中的感悟用真切的语言和真挚的情感记录下来,这就是我写作的初衷。自知缺少写诗的天赋,勤能补拙,我用十二分的勤奋写下了这许多质朴的文字。”我很喜欢这种不自吹自擂,实实在在地做一件事的人,这样的人大都是会出成绩的。

我没有去过榆中县的北山,只知道北山与我的老家会宁县相邻,是一个自然条件艰苦的地方,但由于那里的日照时间长,强烈的阳光把每一粒麦子都晒出了清香,那里的面粉在兰州一带很有名,好像还有一个品牌,叫什么“北川塞上雪”之类的,很诗意的名字,有时候会从菜市场口看到一辆三轮拖拉机,或者小型货车上出售这种面粉,我就会让人扛一袋给我,回去做面条,或者烙饼吃,一进门就闻到一种久别了的故乡的味道,怎么那么香啊!

最近,黄治文给我发短信,说他的新诗集和散文诗集《黄治文作品选》两卷本即将出版,想让我为他的诗集写一篇序言。从情感上讲,我不能推辞,就答应了。

一个农民诗人出一本诗集,就是遇到了一个丰收的年景。祝北山风调雨顺,祝黄治文在庄稼丰收的同时,也丰收诗歌!

当然,治文的创作还正在路上,他还需要不断扩大阅读的范围和提高阅读的层次,不断锤炼语言的质感,尤其是需要找到一种与脚下的这片土地相一致的语言风格,剔除所有的芜杂,让诗歌更加纯净、更加精炼。当然,这不仅是对治文的要求,也是对所有的诗歌写作者的要求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cumvu.cn老挝黄金赌城_am博冠娱乐平台_am博冠娱乐平台版权所有